两千多年来,刘贺墓几经盗掘,但却最终基本完好保存,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是上苍对刘贺、对江西南昌的特殊眷顾。 海昏侯刘贺墓里的巨量财富能够完整地保存下来,主要的原因有以下四点:

谢谢你们替我保管财富
Photo by Gerson Repreza / Unsplash

​ 第一,“天照应”。 海昏侯刘贺墓的抢救性发掘缘于 2011 年发现墓被盗挖。 盗墓贼留下了一个洞口长约 1.5 米、宽约 0.8 米、深达 18 米左右的盗洞,不仅打通了墓的封土层,而且打透了地宫椁 室,直到打通了椁室最底层厚厚的椁板。 这个盗洞打在了地宫正中央偏左(偏西)的位置,按照盗墓 贼的判断,墓主人的棺材应该就是在中央的这个位置。 但是,让盗墓贼没有想到的是,墓主人刘贺因为是死在海昏侯任上,他是按照活着时候的居室化布局安排了墓室的结构,东寝西堂,东面为寝,是墓主人睡觉起居的地方,西面为堂,是墓主人会客办公场所,中间位置刚好是一块空地。 由于 椁室早年坍塌,里面充满了淤泥,盗墓贼在中间空地的位置一直往下打,没有打到东西,以为东西 还在地下,一直打透了椁室的上下两层,最终没有打到棺材,因为时间上来不及清理充满淤泥的椁 室内部,到天亮时恐被人发现而不得不放弃。 而当天文物部门和公安机关就已经介入调查,使得刘 贺墓逃过了一场几乎注定无法逃过的劫难。 后来在抢救性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发现墓主人的棺 材放在了东寝偏北的位置,而大量的金饼、马蹄金放在了偏西的位置。 如果盗墓贼打的洞往东边偏 移了两米左右,就将刚好打在刘贺棺材的上半部,棺材里有大量的金器、玉器、漆器等宝贝;而如果 盗墓贼打的洞往西边偏移 60 公分左右,就将打到放在榻板下的成箱的金饼、马蹄金等等,一场千 年劫难将不可避免。 所以,冥冥之中好像有天在照应,盗墓贼的失误和刘贺当年对墓室的结构布 局,让这座大墓逃过了劫难,给今天的人们留下了不可多得的珍贵遗产。 考古人员在发掘中还发 现,自古以来这座墓就已经被盗墓贼打过好多次主意,因为封土层留下过大大小小 10 多个盗洞。 海昏侯刘贺墓因为位于当年相对比较偏僻的蛮荒之地豫章海昏,而海昏侯国断断续续地延续了四 代,前后历经了 168 年的时间,作为列侯的墓园,在被取消封国之前是有人值守的,所以不易被盗掘。 而当年南方远离战乱,使得刘贺墓园能够逃过曹操之类的“摸金校尉”之手。

​ 第二,“地帮忙”。 刘贺墓的椁室虽然是木质结构,但用料十分讲究,墓室结构复杂,建造结实,
这座墓的建造代表了当年木质结构地宫的最高水平, 在古代比较简陋的作业条件下不易被盗掘。 据史料记载,东晋年间(318)鄱阳湖一带发生过一场大地震,刘贺墓在地震中有损毁塌陷,使得椁 室内部灌进了大量的泥沙和水,椁室的内部空间基本被塞满,大大地增加了盗墓贼清理椁室内部 的难度。 这场地震对刘贺墓里头的巨量财富也起到了保护作用。 刘贺墓所在的墎墩山,不知道从哪 个年代开始竟然成了当地老百姓的祖坟山。 山上坟上有坟,层层叠叠不知道埋下去多少先人,使得 刘贺墓置于坟山的遮护之下,客观上对刘贺的大墓起到了屏障和保护作用。 盗墓贼即使猜测有大 墓存在,但是要想准确判明具体位置有困难,更不要说进行盗挖作业了。 刘贺墓里的财富能保存下来,也有赖于这一方土地。

​ 第三,“水保护”。 鄱阳湖成了刘贺墓的保护神,过去的彭蠡泽(如今的鄱阳湖),水岸线的位置 是动态的。 由于过去的地震和湖水南侵,海昏城在历史上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被淹没在湖水下。 民 间至今有“沉海昏,起吴城”之说,说得就是包括海昏侯国在内的地方因为湖水南侵而被淹没,吴城 即今天永修的吴城镇,在海昏沉没后,因为地处码头而繁荣起来。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当沉入湖水 中的海昏城因湖水退去再露出来的时候,已是沧海桑田。 由于鄱阳湖水的水位在丰水期和枯水季是不一样的,受此影响,地下水位也有变化。 刘贺墓的椁室长时期被地下水所浸泡,地下水位高时,椁室就完全淹没在水下,地下水位低时才会部分地露出水面。 古代因为缺乏水下作业的条件,所以 在发掘封土的过程中一旦遇到地下水就没有办法继续深入,只能放弃盗挖。 因而两千多年来,盗墓 者只是在封土层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盗洞,而未能深入墓室内部。 所以,刘贺墓里头的财富能够历经 两千余年屡经盗挖而幸运地保存下来,与鄱阳湖对它的保护分不开。

​ 第四,“人努力”。一是当地的村民对这座大墓在努力地保护。2011 年盗墓者对刘贺墓的这次盗挖,如果不是村民发现的早,及时报警和保护,只要再晚一天,盗墓者将会清空墓里头的一切。 那样 的话,今天的人们就将无缘领略这座惊艳世界的刘贺墓,也就没有后来对将刘贺墓园为中心的海 昏侯国大遗址打造成世界文化遗产的憧憬和规划。 二是考古工作者对这座大墓的科学发掘和探 索,使得墓里出土的文物得到了悉心的保护,在历经两千多年后,还能够透过这些文物,完整地展现当年的历史文化风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