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家对进口抗癌药实行零关税和当年备受关注的“使更多患者获得了自救途径,从而逐步走出人类灾难深渊”的陆勇事件推动下,《我不是药神》火了。

中年男子程勇父亲瘫痪、与妻子离婚,无力支付父亲的医药费和儿子的抚养费,通过代理印度仿制药格列宁在帮助广大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同时,也改善生活。他心里明白,代理违禁药涉嫌走私和售卖假药,一旦事发便有少则十几年的牢狱之灾。在正版格列宁厂家诺瓦(实际是瑞士制药公司诺华,格列宁实则格列卫)、公安和假药贩子张长林的三种压力下,不得不的选择退出代理。因他而受益的患病中年男子吕受益、患病农村叛逆青年彭浩、有白血病女儿的刘思慧、患病牧师刘牧师不得已与其分道扬镳。一年后,吕受益因买不起张长林代理的仿制药和诺瓦公司生产的正版药,重压之下选择割腕自杀,命运把已经事业小成的程勇重新拉回到代理印度格列宁的路上。在正版厂家的步步进逼下,警察不得不把程勇一伙抓捕。面对程勇的是5年的监狱生活,面对法律的审判,程勇坦然接受,他认为自己问心无愧。

生老病死是生命的自然规律,但没有人会甘心自己被疾病打败,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力,也有争取生存的权利。白血病老人对警察曹斌说:我想活。三个字说出了每个人的心声,世界如此美好,谁不想活?剧中最多的场景就是吃饭,吕受益、彭浩不停地吃盒饭、程勇独自一人吃路边摊、程勇父亲一口一口地吃病号饭、程勇与吕受益夫妻吃家宴,程勇与药神团队吃火锅。吃是生存的根本,药是生存的关键,吃饭不能停,药也不能停。

现实的潮涌,一次次把小人物送上浪尖又摔到低谷,命运被一粒药片紧紧的扼住呼吸。在感叹生命的脆弱之时,也要反思一个企业的责任到底是什么。诚然每个企业家都是经过商战的激烈搏杀才能生存下来,作为原研药企更是要承受从研发、临床、测试的系列高额投资风险,企业赚取合理利润才有动力和能力良性发展,解决更大的社会问题。但是,社会责任与企业的自身发展、强大程度没有绝对的关联。程勇作为小工厂老板,尚且能够拿出大部分利润救济白血病人,作为世界制药巨头的诺瓦真的只有把药买到3万一瓶才能维持公司运转吗?不禁想起发明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当时没有申请专利保护一方面有历史的局限,但更多的还是社会责任,让科学家们公开的青蒿素的化学结构式、人工合成过程,并无偿支援越南和东南亚国家。美国默克制药也是无偿把阿维菌素分发到非洲河盲症严重的地区。企业不止赚钱,还要有社会担当

不仅感概,社会并不完美,每个人唯有奋斗,才能摆脱命运的摆布,全人类共同奋斗,才能消除贫困、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