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Nicola Fioravanti / Unsplash

明明是几颗孤独的心之间的故事,却用水形物语这个名字。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也许为了好听吧,有一种爱情故事的既视感。

孤独的灵魂、哑女、清洁工艾莉莎过着简单又孤独的生活,虽然家中有孤独的灵魂、同性恋、画家吉尔斯、工作中有孤独的灵魂、黑人、清洁工泽尔达两位朋友,但最享受的却是公交车上独处的时光。在人鱼出现之前,一切是那么的平淡,穿衣打扮煮鸡蛋,单调又充实。

人鱼的出现,打破了艾丽莎生活的宁静,不止是饭盒中多了个鸡蛋,心里也多了一份挂念。当孤独的灵魂、邪恶者、军人理查德虐打人鱼的时候,艾丽莎心痛不已。当霍尔特将军要求解剖人鱼时,她决定要偷走他。旁人看来,这是一个疯狂的举动,但在艾丽莎并没觉得有什么,只是一个计划而已。所以,她要求画家去帮她。费尽周折,人鱼终于坐在自己的浴缸里,面对生命随时可能终结的人鱼,她是决定在3月10日让他顺着运河回到大海。人鱼治好了她的失语,也带走了她的心。终于,在港口,倒在了人鱼面前。人鱼将她带往海洋深处。两颗孤独的心终于走到一起。

人鱼生活在南美洲,当地人之所以供为神,除了有可以让秃顶长新发、让伤口愈合、让哑巴发声的特异功能外,最大原因还是物以稀为贵,没有同类吧。他有感情,会交流,但茫茫大海中没有生物可以与他交流,鹤立鸡群,曲高和寡。只能向人类靠近。土著敬畏自然,信奉神灵,供养他于茫茫大海之中。但连圣经电影都不去看的现代文明人不相信他是神,他被理查德带到了美国的航天中心,当然不是为了和他沟通,而是希望从他身上提炼生物质,制造生化武器,将苏美冷战进行到底。苏联已经成功发射第一颗卫星,美国人紧张,满满的时代焦虑,希望能够通过这只“怪物”赶超苏联。人类的理想,人鱼的梦魇。铁锁、电击,还要解剖,人类残忍起来,其他生物望其项背。还好,人类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思想并不统一,苏联人的孤独的灵魂、间谍、生物学博士霍夫斯泰特和人类的异类“艾丽莎”一起帮人鱼来了一场密室逃脱。可惜,他毕竟是只鱼,喜欢吃猫的鱼,鱼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一餐饭吃掉半只猫,激起了吉尔斯的反感,然后人鱼随便给他也放了点血,顺便到楼下看了场电影。

异国他乡,气候干燥,终究不是久留之地,趁着夜黑风高大雨夜,人鱼在异类友人的帮助下,即将返回大海,人鱼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钢筋混凝土,高楼林立的城市还是留给人类吧。归途那有那么容易,理查德连夜冒雨夺命赶来,就是为取你的鱼命,当然也是为救自己的命,啪啪啪,三枪,人鱼两枪,艾丽莎一枪。理查特始终不信人鱼是神,自以为用人类的终极武器可以终结这个怪物的生命。人啊,还是要敬畏自然,用手枪是不能终结人鱼的。反手一蹼,人鱼终结了理查德。怀抱美人,游向大海。


Photo by Lesly Juarez / Unsplash

也许,所有的人都要感谢理查德,是他把人鱼千里迢迢从南美洲带到美国。可是,人鱼并不喜欢理查德,艾丽莎也不喜欢理查德、霍夫斯泰特也不喜欢理查德,就连上司霍尔特将军也不喜欢他了,虽然他为工作丢了两根手指。理查德也不喜欢这个小城和城里的每个人,他要逃脱,这座潮湿的城市,他要买辆新车,拉开与这帮小市民的档次,他要当着两位女士的面撒尿,藐视她们,他要让霍夫斯泰特重新敲门进门汇报工作,建立阶级优越感。

帮助人鱼逃脱的是清洁工泽尔达,帮助理查德找到人鱼的是泽尔达的丈夫,这对冤家几十年不说话,一说话就是事情的两个极端,同个屋檐下的陌路人。幸好,泽尔达还有艾丽莎,以及给他香烟抽的厨师,不然,可要怎么活。人鱼和艾丽莎走后,泽尔达还会和丈夫住在一起,照常去航天中心上班吗?

吉尔斯虽然和艾丽莎住在一起,却对艾丽莎没有情欲之念,毕竟人家性别男,爱好男。在摄影技术的冲击下一身艺术细胞无处散发,给别人画张全家福都很难,事业感情双挫的他最后在人鱼的帮助下长出了一头长发,也许那个歧视黑人,歧视同性恋,害怕孤独的白人小伙(婊)子会回心转意吧,毕竟,谁不喜欢年轻一点的。

生物学博士霍夫斯泰特是最悲惨的一个,被祖国强迫招募为特工,被上线强迫窃取情报,被理查德强迫解剖人鱼,最后,还被同袍杀死在异国他乡,多么好的一个人,却成了时代的牺牲品。

人,生而孤独,竭尽全力融入的圈子,却又被圈子里的人拼命的往外推。也许,永远的孤独,才是人类最好的归宿。


Photo by João Ferreira /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