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人未遂,连夜逃跑

山东人闯关东是出了名的。

我家很多老辈亲戚都是在东北。

2007年春节前,我们几个山东小伙去本溪串亲戚。

在东北吃饭,中午免不了一场酒战。

山东人爱喝酒,能喝酒是出了名。

可是挨不过车轮战,两杯白酒下肚,我们一群山东来的小伙子就完全醉倒。

我是完全无意识,晚上醒来不记得任何事情。

而且,醒来也是被别人强行摇醒的。

为什么?

逃命。

要连夜逃离本溪。

原来,白天喝酒时,我们几个山东来的人,说话得罪了某本溪亲戚,他晚上提着刀来杀我们。

并不是吓一吓就算了。

而是,手上缠着纱布(防止刀脱落和留下指纹)进我们住的院子时,已经把阻拦他的亲戚头部砍伤。还是他老父亲死命夺下菜刀。

他扬言去再找一把刀的间隙,众亲戚把还在醉梦中的我们摇醒,连夜送去火车站。

2016年,本溪传来消息。

当年持刀者帮别人私自制炸药,仓库爆炸,全身烧伤,好歹抢回一条命。

现在靠老婆扮大仙算命养家。

我从此,再也没出山海关。


Photo by Joshua Fuller / Unsplash

全程不见列车员

父亲讲的一件亲身经历。

1992年,父亲,小姑父、小姑父兄、嫂4人到鹤岗做煤矿工人。

连续坐30多小时的火车。

深夜,火车在一小站临时停车后再开车。

出现了《天下无贼》中的一幕,一伙劫匪挨个车厢搜刮财物。

我爸他们本来就是去打工的,没带太多钱?

而且去之前,对东北民风也早有耳闻,钱分散缝在内裤,放在鞋底。

小姑父的嫂子当时抱着不满一岁的孩子。

孩子半夜被劫匪吵醒,哭闹起来。

劫匪不乐意,说再哭把孩子丢出车厢。

吓得孩子妈妈,乖乖交钱后,躲进了厕所。

劫匪搜完他们车厢,去其他车厢时又丢下一句话。

这孩子的命,我们要定了。

父亲他们害怕劫匪动真格的。

商量下一站就先提前下车,再赶下一班。

去厕所叫小姑父嫂子。怎么敲门都敲不开。

大家预感不妙,撞开厕所门一看,孩子妈妈正在准备上吊。

未亲身经历,很难感受当时劫匪到底有多嚣张,逼的一个人要自杀。

于是众人在下一站边急匆匆跳下火车。

不幸的的,父亲他们的经验不够丰富,劫匪打劫完,也是在这个站下车。

劫匪又威胁要孩子的命,父亲急中生智,抢过孩子,奔火车站派出所跑去.....


Photo by Robert Richarz / Unsplash

员工电话诈骗老板

2008年,一位叔叔在牡丹江做装修生意。

某日,他妻子接到一个急匆匆地陌生电话,说叔叔被汽车撞了,现在正躺在手术台抢救,急需10万元救命钱。

不会遇到骗子吧。询问了叔叔姓名,工作城市,单位等,对方一一正确应答。

他妻子又赶紧拨打叔叔的电话,关机。

他妻子说现在没这么多钱,要去筹,对方说半小时再打过来,并留下了银行账号。

他妻子就火急火燎的去找弟弟借钱。

他弟弟还是多了心眼,又拨打了电话核实,骗子电话也不通,叔叔电话也不通。

他觉得有必要通过当地公安局或医院核实情况后再打钱不迟。

他妻子还骂弟弟见死不救。

弟弟顶住压力说,人都进监护室了,不用怕,没有见死不救的医院,而且叔叔在牡丹江开公司,公司员工不会不管的。

联系当地公安和医院,均说没有叔叔发生交通事故的信息。

骗子又打来电话,他弟弟询问了相关信息,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他妻子着急要去银行汇款。

弟弟还是一再坚持,再核实。

又僵持了半小时,再次拨打叔叔电话,这次可以打通。

接电话的是叔叔。

这边问啥情况,有电话说你出车祸了。

叔叔说没有的事,一天都在公司开会,刚才电话没电,让员工拿去充电了。

这边说明电话情况,报了陌生来电号码,叔叔一查电话号码就在自己通讯录里,是本公司刚离职的一名员工。

后来,叔叔没有对公司任何人讲这件事,只是排查了内鬼,几个月后找了个理由开除。

3年前,叔叔关掉了牡丹江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