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北馆陶县有个叫王桃原的村子,全村125户人家,从1978年恢复高考到2018年,出了128名大学生,是远近闻名的“状元村”。馆陶县把这里打造成了教育小镇,把老小学保留了下来,并且发挥了河北一贯的魔幻色彩,打造了全国第一座村级教育博物馆。还修建了状元坊,把村里每年考出去的大学生写在状元坊上。

河北馆陶王桃原小学

看到状元坊,对这个能40年不断的走出大学生的村子,充满敬意。要知道在中国的很多地方,有的乡镇,一年也考不出一个大学生。

对于农村的60、70后来说,高考是农村孩子走出乡村的唯一途径。他们这一代人,没有外部的诱惑,再加上不读书就做只能做农民的残酷现实,读书的积极性很高。随着中国工业发展,工厂需要大量年轻劳动力,很多农村80、90后孩子纷纷辍学,外出打工。像王桃园这样持续40年,持续培养大学生的村庄真的是凤毛麟角。王桃园是耕读传家最真实的写照。

河北馆陶王桃原小学教育博物馆

但是,王桃园的未来并不明朗。当一个个家庭培养出大学生,孩子离开农村,甚至带着父母也离开农村后,整个王桃园村会不会消失,只留下空空村落和校舍?这是何等的荒谬,王桃园村千辛万苦,培养大学生,竟然是让自己的村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