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昆士兰(Queensland) 植物学家为未来农业做了一番未来想象。

在 Lee Hickey 博士的想象图中,未来,机器人、无人机、智能机械在农田中将变得司空见惯的事物。人们通过这些机械减少劳动和化学品投入。

在澳大利亚技术与工程学院会议上,Hickey 博士分享了他的设想。他把故事情节设定为2030年6月,冬小麦生长中期,新农人”蒂姆“收到了一条预警信息 (注:澳大利亚在南半球,6月份为冬季)。

  • 一天,蒂姆的 iPhone 26 收到了一条信息。
  • 蒂姆正在洗澡,植保预警无人机监测到小麦黄点病(一种非常讨厌的小麦病害)爆发,作物管理 APP 向他发出预警。蒂姆通过通过APP 选择了最佳防治办法,并派出喷雾无人机去防治该病害。无人机对农场每块区域都了如指掌,它径直飞到病害发生区域进行防治。无人机喷洒的当然不是传统化学杀菌剂,而是经过特殊设计的RNA产品,它可以通过基因沉默技术控制病原真菌爆发。在这个过程中,蒂姆不需要到现场。他省出来八小时,和朋友一起散步。
  • 在Hickey 博士的实验室,他正在进行一项“加速育种”计划:通过24小时不间断光照和温度控制培育植物-该计划灵感来自源于如何让NASA宇航员可以在长期太空旅行中获得食物。
person holding string lights
Photo by Kushagra Kevat / Unsplash

Hickey博士说:以前,培育一个作物新品种,往往需要20年的时间。但是通“加速育种”计划,一年我们可以繁育七代小麦。这是一个选择优良性状、筛选基因的的神奇工具,我们可以将育种周期缩短到5到6年。

Hickey 博士认为,正是这种超前的思维,会激励更多新生代从事农业生产和研究。

他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也正在寻找适应气候变化的植物。

“我们刚刚发现了一个可以控制作物根系长短的关键基因。通过该基因,你可以设计出可以适应旱涝变化的植物。”他说。

Hickey博士的 2030 农业未来图景会先在澳大利亚这样的发达国家实现。

因为,像东南亚老挝这样的贫瘠国家的农民与澳大利亚农民知识水平还相差甚远。

在东南亚,耕田仍用水牛,农民应对复杂气候的能力有限。

目前,在这些地区推广新技术有很大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