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始是在一个创业类公众账号上看到的《冈仁波齐》这部电影,说是半纪录片式的藏民朝圣之旅,有投资人和创业团队包场观影。以前没有听说过冈仁波齐,开始以为是个藏族人名。磕等身长头朝拜的事儿是了解一些的,但是没有任何形象的感观。

电影剧情不再赘述。最大冲击的一个镜头是拖拉机驶出村口,朝圣者忽地一个等身长头磕在地上,极具视觉冲击震撼,但是朝圣者没有任何一个表情,高兴的、激动的、恐惧的,在观众看开他们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开始了朝圣之路。那一刻,脑海中闪现出西游记中唐僧告别唐王,独自上路取经的那一刻,前路漫漫,归途无期,为了一个简单的执念,踏上征途。路迢迢,十万八千里,披荆斩棘,一路将尘埃荡涤。作为一个创业者,也想起了下定决心辞掉工作,赤膊上阵的那一刻,激动彷徨又有些不知所措。


Photo by Andreas Berger / Unsplash

电影前半段在交代背景,村子里抱着各种希望去朝圣的人聚在一起组成朝圣团,准备粮食、行装。大家虽然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去冈仁波齐,但是出发的原因却各不相同,有人为了完成哥哥的遗愿,有人因为杀生太多,自感罪孽深重,有人晦心事太多,希望转运,大部分的人为了美好的愿望,希望自己和亲人一生幸福。西游记中也是这样,取经团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到西天,取到涅槃真经,但出发点也是各有不同,唐僧慈悲为怀,要普度众生;孙悟空为了逃脱五指山,猪八戒为了重返天庭,沙僧为了重见天日,小白龙为了摆脱手足相残。冈仁波齐只是一个标志物,驱动每个人走到最后是每个人心中的那座山峰。创业团队时也是这样,看似把公司做强做大是共同目标,其实,每个人出发的目的却又有差异,有的人要改变行业,有的人要创造财富,有的人时因为原来的工作不如意,更多的人为了一份自由。

既然选择了远方,就要风雨兼程。除了途中会生孩子,是朝圣者已经预料到的,撞车、涉水、资金短缺、杨培去世都是没有预料到的。无论是预料到,还是没有预料到的,朝圣团都是云淡风轻的一一化解,遇到问题没有争论,没有抱怨,每个问题都是快速解决,也许解决方案并不完美,但是回过头来看,他们毕竟到达了冈仁波齐。遇到困难,取经团的处理方式就略逊一筹,虽有神仙相助,威胁、推诿、扯皮、逃离,世间能有的消极态度,各位还是都采纳了,即使他们走到了终点,获得了真经,但那毕竟不光彩呢。创业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的坑,创业团要做的就是少些争执,顺风填坑,你可能用一块冰临时填上一个坑,让大部队过去,走后冰融化成了水,坑又成了原来的坑,哪有如何呢,你毕竟已经过来了。

谈到宗教就离不开生死,导演借助婴儿的出生和杨培老人的去世为向死而生做了诠释。世间物种就是这么的神奇,从生到死,奋力的去活,竟然是为了死,能够在朝圣路上经历生死的人是多么幸运啊。我看藏人要比我们汉人看的开,生在哪里都可以,死去了,就葬于大山上,让那秃鹫带去广阔天地间。在我们汉人的传统观念了,生要在自家炕上,死了也要魂归故里,何必呢?生死重要的不在生和死,而是向死而生的生命体验。

A long line with colorful flags in tall mountains in Nepal
Photo by John T / Unsplash

自律者自由。朝圣团中最有发言权的应当是屠夫吧,原来为了减轻屠宰生灵带来的罪孽,只能靠酗酒解脱,在朝圣的路上,白天磕头,晚上诵经,看似单调乏味,却让他戒了酒。在朝圣者磕下第一长头时,我想也许有人中途退出吧。孕妇生孩子后,我想她们母子要回家坐月子了,当十八岁的年轻小伙在发廊遇到美丽的姑娘时,我想他要留下了,电影全剧终,仍没有一个人退出,除了安眠在冈仁波齐下的杨培老人。自律者自由,在取经团中表现的更淋漓,唐僧每日赶路诵经,心境平和。孙悟空心猿意马,必须靠紧箍咒约束

朝圣之路,两千多里,用时一年,取经之路十万八千里,用时十四年,路途无远近,生命有极限,人生最重体验。

末了,以一曲西游记插曲《走啊走》结尾,披星戴月,食风饮露,苦海无边甘承受,人生贵在有追求。

A man wearing a work apron stands in a field with a bright blue sky
Photo by 和 平 /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