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故里,水浒后生为戏水也拼命

我们有时候叫她河,有时候叫她湖。书本上叫她“东平湖”。有的书本还会叫她廖儿洼,更多在外打拼的家乡人,会给外人介绍说,我是水泊梁山的,这片湖就是水浒英雄魂归处。

八岁,第一次偷偷下河,不知水深浅,差点淹死。挨一顿揍,第二天父亲把我带到河边,教会了我狗刨。从此,下河游泳成了家常便饭。

每年暑假,最开心的就是游泳,一天天不着家。为了有正当理由去河边,央求母亲买了只小羊,哪是是去放羊,就是为了游泳。后来,小伙伴都发现了这个好理由。人在水里玩,羊在岸上吃草。水里玩累了就在岸上踢球,打扑克,看书。一个暑假结束,晒得黝黑。

冬天,整个湖面解了厚厚的冰,午夜,在睡梦中,经常会听到冰面冻裂的声音,可以延绵几公里。第二天,扛着冰锤冰刀渔叉,在冰上开个孔,等鱼儿上钩。遇上拉凌网的大人,还可以听他们喊着号子,喘着白气,把冰下的渔网脱出水面。冬天的鱼肥美干净,在岸上垒起土灶,把冰块融化,丢鱼进去,放上盐、葱头,一锅美味地锅鱼很快就做好。打鱼人围坐锅旁,说笑嬉闹着,边吃边喝。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金,永远是水浒后人的生活状态。


Photo by Tanya Nevidoma / Unsplash

春夏秋冬,湖光四季不同

冬日里,晴朗下午,行走在堤坝上,暮色四围,看夕阳西下,满湖霞光,古人写“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真形象。

仲秋夜,随父亲到湖中捕鱼,一轮车轮般的明月从东北方升起,那种空旷和静谧到让人孤独的感觉,才体会古人为什么会写下“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夏日日落时分,远远看到渔夫一支竹篙撑一叶扁舟从湖中飘飘然而来,像极了施耐庵笔下的浪里白条,竟然有了要去周游世界的梦想。

春江水暖,夕阳西下,极目远望,几百只鸭子排成直线,次第向岸边游来,大自然用怎样的魔力,让呆头呆脑的鸭子如此听话。

Ripples on the surface of water during sunset with hills in the distance
Photo by Olivier Fahrni / Unsplash

大浪淘沙,淘不尽湖边悲欢离合

这湖宁静的水,凶起来比谁都凶,一次,随父亲到湖中心捕螺蛳,忽地,大风骤起,平静的湖面顿时波涛汹涌,父亲果断隔断拉网绳,开足马力向浅水区疾奔。不一会传来噩耗,一对夫妻为了捞起渔网,双双殁在了水里,于是所有渔船都返回去捞人。都说水火无情,果不其然。

湖水不语,却看尽人间悲欢

湖上有一类人叫“随河船”,这些人没有房子、没有土地,常年居住在船上,女儿出嫁送条船,儿子娶亲送条船。不知道这些没有土地没有房子的人,是如何一种心境,死了都没有块长眠的土地。


Photo by Wes Carr /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