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新上映的《劫匪 highwayman》改编自美国历史上的真实事件:邦妮·帕克和克莱德·巴罗均出生于德克萨斯州贫穷家庭,克莱德因偷了一只鸡,被法律制裁后,一步步走向黑暗。邦妮本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因离婚开始厌倦生活克莱德作案时巧遇邦妮,邦妮非常崇拜他非法的行径,于是两人成为鸳鸯大盗。在1930-1934年间,两人至少杀害9名骑警,1934年5月23日,两人被德州骑警弗朗西斯·海默和曼尼·高尔特以及路易斯安娜和德州的警察在路易斯安那的边维尔县设伏击毙。

克莱德不是生来就有黑暗的灵魂

邦尼和克莱德的故事已经是第四次搬上荧幕,前三次分别是1967的电影《雌雄大盗》(Bonnie and Clyde),2013年的电视迷你剧《邦妮和克莱德:生与死》,2014年的电影《抢劫暴徒》,其中1967年的雌雄大盗获当年奥斯卡多项提名。

劫匪2019

2019年的《劫匪》则从骑警的角度讲述了德州骑警弗兰克·哈默和曼尼·高尔特克服重重困难,追踪雌雄大盗的故事。两名骑警在追踪过程中面临四方面的压力:

  • 来自州政府和同行之间的阻力:女州长米利亚姆·弗格森多年前已经解散了德州骑警,两位前骑警只能作为编外人员在德州范围内追踪匪徒,同行不专业的做法,也一次次影响了追踪进程。
  • 因为年老导致的自身身体素质下降:枪法失准,体力下降到已经跑不赢小孩子,匪徒一晚上可以开车700公里,而他们只能原地休息。
两位骑警开始自我怀疑
  • 一系列的心理压力:两位骑警为了正义,参加过100多长枪战,杀死50多不法之徒,却不断面对周围人的指责,内心煎熬。
  • 民众把雌雄大盗当作偶像:雌雄大盗残忍杀害警察,抢劫银行,却成为民众心中的偶像,女人竞相模仿女匪徒的穿衣打扮,甚至在警察击毙雌雄大盗后,有2万人在德州达拉斯参加了邦妮·帕克的葬礼,克莱德·巴罗的葬礼也有1.5万人参加。
民众围观邦尼和克莱德

在整个追捕过程中,雌雄大盗一直占据上风,但是电影大部分时间只是给出了雌雄大盗的背景和腿部特写,并没有给出他们的轮廓,只是在终极一战中,出现了雌雄大盗惊慌的表情。一方面主次分明,突出了主要人物,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故事的悬疑性。

邦尼·帕克枪杀警察

如果这部电影能够入围2019年的奥斯卡,也算是创造了历史,这将是Netflix首部获奥斯卡作品,也是邦尼和克莱德题材第二次获得奥斯卡关注。

中埋伏后,惊慌失措的邦尼和克莱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