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昏侯墓出土金器 478 枚,总重量 115 公斤,创造了中国古墓出土金器的纪录。 其中马蹄金 48 枚、麟趾金 25 枚、金板 20 块、金饼 285 枚。 此前汉墓发掘出土黄金最多的是西汉济北王刘宽墓 4.266 公斤,其 次是西汉中山怀王刘修墓 3.384 公斤,然后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 1.16 公斤。 这三座墓的主人都是西汉时期的王候,墓中出土的金器加起来不到 8 公斤,与海昏侯刘贺墓里的黄金比起来,相差巨 大。 按照当今黄金市场的价格,刘贺墓出土的黄金总价值超过了 3200 万元人民币,铜币大约 200 万枚,十几吨重,相当于国家当年铸币量的 1%。 青铜器、铁器 3000 余件(套),主要有日用器、乐器、车马器、兵器、印、铜镜等。 日用器有蒸馏 器、蒸煮器、壶、鼎、缶、提梁樽、提梁卣、雁鱼灯、博山炉、灯、烛台、滴漏、编钟(2 架底座,1 组编钟 14枚)、编磬(1 组,铁质)、席镇等。

海昏侯积累财富的秘诀
Photo by Elijah Hiett / Unsplash

​ 值得一提的是,刘贺墓里发现了《论语知道篇》,所以极有可能是失传已久的齐论语,这将是世界学术界一个非常重大的发现,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 按照专家对文物的估值,刘贺墓出土的金器在文物市场上的价值则已经远超 10 亿元人民币。刘贺人生的每个阶段包括庶民阶段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不差钱。从刘贺的出身和人生经历来看,他的财富来源于以下几个方面:

自己的积累 这包括刘贺在王、帝、民、侯任上的积累。 其中尤以昌邑王 14 年积累为多,10 年庶民和 4 年海昏侯的积累也不少。 而在皇帝的位子上因为时间太短, 能让他带走的东 西应该不多。

父亲的遗产 刘髆死的时候,刘贺才 5 岁。 虽然西汉事死如事生,厚葬成风,但是刘髆却没有像其他的王侯一样把所有财物带进坟墓, 而是把贵重的财物都留给了唯一的儿子5 岁的刘 贺。 刘髆作为武帝很欣赏和喜爱的儿子,在世的时候得到武帝的赏赐少不了,武帝赏给他的马蹄 金、麟趾金、金饼应该特别多。 史料记载汉武帝赏赐无度,他的爱将卫青击败匈奴,受赏黄金 20 余 万斤(汉代 1 斤相当于今 250 克)。 宣帝继位,史料也记载了赏霍光 7000 斤,广陵王 5000 斤,诸侯王 15 人各百斤等。 刘髆作为武帝心爱的儿子,在世的时候得到的赏赐肯定不少。

​ 刘贺的山东老家昌邑有两座大墓,一座是刘贺当年当昌邑王时给自己营造的,在金山的石壁上凿出巨大的洞穴,耗 资巨大。 刘贺在山东昌邑的这个墓还没有完全建造完,后来因为被征召入朝当皇帝,就用不上了; 被废为庶民后更不能用;再后来做了海昏侯,死在任上,没有再回老家,而是就地安葬了。 刘贺留在 昌邑老家的墓就成了一座废塚。 昌邑的另一座大墓与刘贺的金山大墓隔山相望,是建在当地的叫红 山的一座土山上,是刘贺的父亲刘髆的墓。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被发掘,没有被盗过。刘髆的墓里只出土有两千多件玉器、青铜器、陶器等随用的物品,竟然没有一件金器和贵重物品。 贵重一点的东西,都留给了年幼的儿子刘贺。 刘贺被废为庶民后,朝廷特许将昌邑国所有的财产全部给了刘贺。

Photo by nicolas leclercq / Unsplash

上两辈的馈赠 刘贺的舅爷爷是李广利,当年有谋立刘贺的父亲刘髆为太子的举动。 李广利是武帝最喜欢的倾国倾城的李夫人的弟弟,后来被封为贰师将军,带兵去攻打西域的大宛城, 缴获了一批汗血宝马。 这让尚武的武帝很高兴,下令按照汗血宝马的马蹄形状铸造了一批金器,作 为宫廷的赏赐品。李广利因为攻城收马有功,得到的马蹄金赏赐尤其的多。 李广利因为想谋立刘髆 为太子,作为感情投资和亲情维系,李广利给刘髆的馈赠一定不少,这其中就有马蹄金、麟趾金等 代表着荣誉、地位的珍贵金器。 李广利的这些馈赠之物,刘髆死后没有带进坟墓,最后都成了刘贺 的财物。 这也是为什么刘贺的墓里有如此多的马蹄金、麟趾金的重要原因。

朝廷和亲友的赙赠 西汉有赙赠制度,王侯一级的官员死了,朝廷会有钱币赙赠,同时亲友的赙赠也多为钱币。 刘贺墓里的五铢钱竟有 200 万枚,十几吨重,应当是刘贺死后当时的宣帝所赠予以及亲友的赙赠。

海昏侯任上铸造、制作 刘贺墓里出土的雁鱼灯,应该是刘贺当年在彭蠡泽(今天的鄱阳湖)边看到了大雁打鱼的一幕,触发了他的身世之感。 刘贺感到自己就是那条被大雁牢牢叼在嘴 里的鱼,动弹不得。 当王也好,做帝也罢,废为民、用为侯,自己的人生不能自己做主。 正是这种身世之感让刘贺有了打造这种雁鱼灯的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