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交替,使得时间清晰明了。假如地球没有自转,世界上没有昼夜交替,人类不会有时间的概念,人类社会不会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因为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不会像现在一样珍惜生命。感谢地球自转。

尽管太阳升起又落下,时刻提醒生命在流逝,但是有时候时间的周而复始也让我们养成了自己无法觉察的恶习,不断吞噬着生命。

有一段时间,我坐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浏览经常逛的四个电脑知识分享网站(点名批评:小众软件、异次元、少数派、电脑玩物),以期获得新的生产力工具。虽然这几个站点并不会每天更新,但是,我每天第一件事还是会花半小时去刷这些网页。无形中,把每天早起换来的时间又白白浪费掉。其实,这些网站,每周浏览一次就够了,长达6个月每天浏览下来,我并没从这四个站点获得任何新的生产力工具。有一天,我算了下如果把这些时间拿来写作,每天半小时800字,一年也有24000字,足足是一本两百页的书。如果把这些时间拿来阅读,每天半小时阅读10页书,一年下来3000页,大约有十本书了,而那6个月,只阅读了1本书。于是,我在hosts中屏蔽了这四个网站。

再后来,我去深入分析,我为什么会对这些既不能带来愉悦,又不能带来提升的网站感兴趣,才意识到正是因为他们不会带来任何好处或坏处,不会对人造成压力,我才会每天去刷N次的。

woman holding stick cigarette during day time
Photo by Riccardo Fissore / Unsplash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两个坏习惯,一个刚刚养成,一个由来已久。

刚刚养成的恶习是:错别字。在微信聊天提到大家都熟悉的一个人时,有时把名字打错,也不去改正,毕竟大家都知道说的是谁,比如把虞世南写成于世南。渐渐的发现自己越不注意错别字,错别字出现的概率越高,比如把“下午,几点出发”错写成“下面几点出发”。别人久久不回复,再去看消息时,才发现打了错别字。

由来已久的恶习是:卷翘舌不分。有些地域的人 z/zh, c/ch, s/sh 不分。我就是这些地域土生土长的人。在五笔和智能ABC时代,这个问题是无解的,拼错了只能删掉重拼。进入网络输入法时代,拼音工具有了模糊拼音功能,输入法变得超级方便,再也不用担心卷翘舌。最近发现,这样的输入设计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为说话的频率要远远高于书写,模糊音不仅没有提高标准发音,反而使得说话时更加平翘舌不分。于是,现在我把智能模糊音设置为智能模糊拼音,在拼错卷翘舌时,输入法会进行友好提示纠正错误发音。

勿以恶小而为之,还是很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