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拜耳爆出与孟山都合并的消息,如果交易成功,拜耳孟山都将成为世界头号种子农药公司。此前,陶氏和杜邦已经整合,中化集团也在积极并购瑞士先正达,世界前五强农化企业,整合后变为三家,除抱团取暖意图明显外,各大公司的科研能力也会进一步增强。这里不得不说,中化并购先正达对中国农化界来说,真是一桩幸事。至少,中国农资界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在振兴民族种业方面,中国做了很多的努力,加大科研投入,设置准入门槛,支持种子企业整合并购。我国种业有了一定的发展,出现了袁隆平、李登海等一批享誉世界的种子科学家,隆平高科、敦煌种业等一批上市公司,借助资本力量取得了长足发展。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中国种业公司在分子育种、转基因育种等先进育种方式上,与国际巨头还有差距,袁隆平、李登海等取得的成就多以杂交育种等最传统的方式为主,多年来,各类小的育种公司也多是采用这种传统育种方式。

Photo by ANDRIK ↟ LANGFIELD ↟ PETRIDES / Unsplash
市场法则是促进一个行业快速发展的最好催化剂,种业要发展,必须要死掉一批小的、没有科技含量的低质企业。政府的引导基金必须要向真正创新能力,有竞争力的企业倾斜,而不是广撒网,搞平均主义。

在今年的浙江省瓜菜种业博览会上,我们也看到,种业发展有了新趋势,种子生产在向有研发实力的企业集聚,种子营销也逐渐从单纯的销售种子向为下游客户提供种苗及配套技术等一体化服务转变。随着土地流转的进一步加速整合,专业种植企业的进一步发展,以提供整体解决方案为主的种子服务公司会有更好的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