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看了DVDSCR版的《大空头》,认真读了肖钢在《2016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又看到了看深圳2015年房价已经上涨一倍的新闻。得出一个结论:金融危机从来没有离我们远去。
《大空头》中有一场2008年3月4日,次贷危机来临之前,马克·鲍姆与布鲁斯·米勒关于当时经济发展的讨论,随着贝尔银行股价的下跌和马克·鲍姆的演讲,观众纷纷离席,处理各自的账户。市场是残酷的,人是恐惧的、贪婪的,大厦将倾,纷纷自保,已经没有人要听美国经济框架总设计师格林·斯潘的主题演讲。

2016年的1月16日,对多数中国股民来说,关注肖钢讲话,已经胜过关注亚投行开业,肖钢在1万6千余字的讲话中,开篇就讲到中国股市2015年下半年的波动,讲到了。这是一次检讨、但还不够深刻。肖钢更多的是在检讨监管、但2015年证监会的很多精力是用在了干预市场上,而不是监管,证监会的手在乱动。

讲话中有两处细节,在讲到要处理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关系一节时,肖钢重点谈股票和股票市场的本质,在中国最高规格的证券会议上,证监会主席还要向各部门讲解这样最基础的东西,不知是主席本人刚弄明白股票的本质,还是要向管理人员普及这些基础知识。媒体,每天都在说要做好中国投资者教育,也许,只有肖主席知道,最要进行教育的是自己的部下。

在讲到私募股权公司暂停挂牌问题时,他提到PE\VC上市融资有“自娱自乐”之嫌,目前,中国的A股市场,确实是在为实体经济服务,但更多的是国有股份,已经发展到一定实力阶段的私营企业,难道有几家成熟的风投机构可以通过融资,把部分资金投入到代表未来发展趋势的新型商业模式或创新驱动的公司中,不是更好吗?

2015年,我对房市关注甚少,昨天偶然看到一则深圳售楼处设紧急医护室的新闻,才知道,2015年深圳房价已经翻了一番。但是,工资水平并没有翻番,2015年,全国平均增幅也就在6%。在3.30政策的刺激下,房市又成了投资客的天堂。但,购房者会不会像《大空头》中同时供五套房 一套公寓的脱衣舞娘一样,并不是像他们表现的哪样有经济能力?也许只有银行知道。

房市又成了搏傻的市场,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最聪明,可以找到下一个接棒者。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2015年中国股市的暴跌已经再一次给“聪明人”证明:市场崩塌时,没有一个人可以独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