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吃西瓜边看完了描写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电影《大而不倒》,一阵阵脊背发凉,不知是西瓜太爽还是电影太恐怖。

2008年,北京正举办奥运会举国欢庆,被华尔街金融大鳄搞得焦头烂额的财政部长保尔森挤出三天时间参加了奥运会开幕式。宴会上中方告诉保尔森:俄罗斯曾邀请中国一起抛售美国债务搞美国人一下,中国人礼貌地拒绝了,最后中方善意提醒保尔森:美国最大的问题是外债太多。保尔森听到这话,深以为然,没办法,格林斯藩干了五届美联储主席,其他事情没敢,净放水了。

21世纪初美国房地产市场持续走高,借款人信用不好的人也能获得贷款。金融机构把钱借给那些能力不足以偿清贷款的人,然后把这些住房抵押贷款证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y,简称MBS)做成金融衍生品,打包分割出售给投资者和其他的金融机构。评级机构不负责任地将这些债券评为AAA级,而买家也以为自己可以透过信用违约掉期等手段规避风险。在债券层层包装转卖的情况下,链条上的机构都低估了风险。当美国房价开始下跌时,次级贷款大量违约,那些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失去了其大部分的价值。造成许多金融机构资本大幅下降,雷曼兄弟破产,美国国际集团濒临倒闭,整个金融系统面临瘫痪。


Photo by ActionVance / Unsplash

时间到了2018年,曾经债务重重的美国再回巅峰,美国股市也连涨十年。特朗普打着“American First”的口号,对朝鲜开启史上最严厉经济封锁,面包大棒政策下,把朝鲜拉回谈判桌,用最经济的方式,解决了朝鲜问题。对土耳其开战,土耳其里拉瞬间暴跌20%,伟大总统埃尔多安号召民众用强大的宗教精神力量战胜美国。美中贸易战尚未见分晓,但特朗普和美国精英不会干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生意。从1985年到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总数为47380亿美元。中国得利于美国主导的经济秩序而崛起,对特朗普来说,这是美国最大的威胁,这关系到西方文明的可持续性和存亡。这也是特朗普铁了心要与中国打贸易战的根本原因[1]

现如今,奉劝美国注意债务问题的中国,已将“化解金融风险”同“蓝天保卫战、脱贫攻坚”并列的三大攻坚战。降低房地产企业杠杆率,化解房地产市场风险,遏制居民杠杆率上升速度成了攻坚战的主要目标。


  1. 特朗普为什么铁了心要和中国打一场贸易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