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出时代大背景下悲情小人物的故事。

国企倒闭、三峡移民、港台文化冲击,世纪之交的变革年代,社会激烈变革,每个人都焦虑,贾樟柯用两客车的女劳改犯说明了当时社会的治安。警察与黑道一起混,商人与黑道一起混,大学生与黑道一起混,良家女子与黑道一起混,就连跳国标也与黑道一起混。每个人都犹如剧中被关在同一只笼子里的老虎和狮子,明明水火不相容,又不得不在一起。

江湖就是一团浆糊。

二勇哥以为自己洗白上岸,可以安心经商赚钱,最后还是被小混混盯上,几刀就痛死。你以为可以和大家相忘于江湖,江湖上的人却始终记的你。

斌斌每天都在江湖上走,上至警察,下至出租车司机,没有人不识得斌哥,等出监狱大门的时候,一起喝过“五湖四海”的兄弟一个都没有。

平时江湖上讲个义字,关键时刻还是讲个利字。
命运如此弄人,人心从未改变。

巧巧对人性看的真切。一句话能让精虫上脑的黑摩的百依百顺,三言两语能诈到管不住下半身的大款拿出所有钱财,四五个小时能让背包客吐露实情。

巧巧看透了世上所有男人,就是看不透斌斌。一句“你喜不喜欢我”从1990年代追问到2000年代,却从来没有得到肯定回答。

世上痴情事大多如此,看别人清澈见底,看自己雾满阑珊。
江湖之小,小到从大同到奉节,我依然可以找到你。
江湖之大,大到在同一屋檐下,你却选择不见我。

江湖儿女,应该是江湖男女吧

                                                                           ——简评贾樟柯导演《江湖儿女》